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务资讯

票房破20亿,《流浪地球》吴京为什么不招他们待见?

2019-02-13 00:00 来源: 人评论

 吴京大概也没想到,最开始只是友情客串的自己,会成为《流浪地球》最大的争议点。

部分刻薄的网友甚至为厌恶吴京的群体起了个名字:战狼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

《流浪地球》的豆瓣打分透着一股诡异。

形态上看,它分布成一个倒三角形,是标准好片的打分形态。但诡异之处在于,在热门短评中,却出现了大量的差评,并且均得到了很高的点赞量,前20个短评中(豆瓣短评基本上按照点赞量排序),有高达12个是一星或二星评价。

这就让《流浪地球》陷入了一个相当有趣的局面在观众群中叫好又叫座(打分),但影评却严重两极分化,甚至还出现了大量攻击性的言论,影片的批评者和维护者在各个舆论战争中打得不可开交。在近几年的现象级爆款中,影评分化严重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除了《流浪地球》就只有去年的《战狼2》曾经出现过。

国产电影这么多烂片和中庸之作都没这么多人骂,水准高于平均国产电影的《流浪地球》怎么就这么招人恨?

吴京成为了一个关键词。

我的朋友圈中有人调侃,没想到《流浪地球》含京率这么高,在社交媒体的言论中,也能看到很多人揶揄这是一部太空战狼。

吴京身上其实汇集了三个批判方向:爱国主义(也可以叫民族主义)、集体主义、做作虚假的煽情和说教。

究竟该不该弘扬爱国主义的探讨尚在其次,首先应该问的是,《流浪地球》到底有没有大肆宣扬爱国情怀?

我怀疑很多观众是从视觉上形成的印象:吴京穿着印有五星红旗的制服庄严敬礼,他这张脸怎么看都应该配上扬我国威这四个字。但如果看完全片理性判断的话,《流浪地球》在爱国上面的渲染实际上相当克制。

影片中绝大多数的场景、人物都是中国的,但讲述的是一个全地球共同参与的故事,剧中的救援队也只是全球上万救援队中的一支。虽然从结果上来看,确实是中国人救了全世界,但这没什么内在必然性没有中国人最厉害的暗示。

我更倾向于把这理解为理性的商业选择,对于流浪地球来说,作为中国第一部重工业科幻片,基本上没什么出海的可能,那么选择用中国的元素去讲中国人的故事再正常不过,最终中国拯救世界并不是在输出民族主义。

但集体主义应该是没跑的了。影片中不难看出这样的倾向在极端情况下,个人应该为了集体利益(在电影中是指人类的存续)而牺牲自我,在人类共同利益面前,个人的利益乃至生死都并不重要。

应该注意到的是,集体至上的价值观(尤其是人类至上),并不完全是导演的倾向,至少有一半源自原著作者刘慈欣。

刘慈欣的集体主义还真不是某种上一个时代的革命情怀,反而是一种消解一切情怀的极端的实用主义。

在刘慈欣这里,朝闻道,夕可死式的对绝对真理的无限追求,可以凌驾在人类中心主义之上(这也是一种浪漫主义),除此之外,族群的利益(或者说人类的未来)大于一切,相比之下,个人的价值、权利与自由皆可抛弃。集体主义是必然选择,极权主义也并非不可接受。

正因为此,在流浪地球的原著中,为了让人类得以生存,联合政府可以承受非正常死亡数十亿人、人口减少到35亿的代价。而火种计划则更为冷酷:放弃几乎全部人口,让人类得以延续。在某种意义上,刘慈欣本人就是电影中吴京用伏特加点燃的AI原型。

相当多针对集体主义或极权主义批判《流浪地球》的声音,都未必讨论到了点上,太多声音把《流浪地球》中的集体主义,等同于革命时期的集体主义。但它们之间最关键的区别是,前者将集体主义视作极端情形下非常规的手段,后者则将其视作常态化的某种信条。若无视这一区别,就相当于树立了一个假靶子,批判将失去价值。

我个人认为,在电影层面上更有价值去探讨的,是《流浪地球》中吴京角色体现出的价值观的不自洽。吴京毁掉AI数据库(里面储存了人类文明精华)之前,AI告诉他联合政府的科学家团队早就考虑过炸木星的可能性,经计算后成功率为0,当时吴京并没有想到用空间站上的燃料去帮助他儿子完成计划这个可能,却依然以绝望中寻找希望的新东方精神为由展开了行动,这很难让人相信他真的是为了人类未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